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红包必赢 “特工”被吴亦凡抢风头?能阻止吕克·贝松的只有想象力了|专访

  • 2020-01-11 16:34:45   【浏览】3108

红包必赢 “特工”被吴亦凡抢风头?能阻止吕克·贝松的只有想象力了|专访

红包必赢,文字/浪矢 编辑/花生酱

吕克·贝松这一趟中国行并不轻松,甚至可能有些厌倦。

因为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中启用了中国流量小鲜肉吴亦凡,所以只要导演亮相,几乎都会被媒体追问此话题,以至于最终出现了在首映礼上怼记者的一幕——“你觉得吴亦凡没有才华是吗?”

吕克·贝松在接受头条娱乐专访时表现得有些无奈,“我很惊讶,中国的记者不相信中国演员被选中是因为他们具备才华。”

说着,吕克·贝松开始发挥他一贯的法式幽默,鼓励头条君去做歌手……(这个真不行)。

吕克·贝松来北京一直穿着印有《星际特工》漫画人物的t恤。

作为拍过《这个杀手不太冷》《碧海蓝天》《第五元素》《圣女贞德》等众多经典影片的法国导演,今天在内地上映的新片《星际特工》本身更值得被关注,毕竟这是吕克·贝松等了一辈子,花了七年时间来制作的作品。

采访中,吕克·贝松也多次提到自己的“艺术家”身份,他不太愿意去过多的探讨和比较自己以往的作品,而是更热衷于去创造“未来”。目前,唯一能限制他的就只剩下想象力了。

吕克·贝松是个不折不扣的漫画迷,不仅对各种超级英雄如数家珍,还希望把法国的优秀漫画推广到全世界。

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改编自1967年面世的法国系列漫画作品《valerian》,该漫画自问世以来已经被翻译成21种语言,融合了太空歌剧、探险、时间旅行等多重元素,讲述一群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的星际警察进行执法的故事。

吕克·贝松这次来北京,就一直穿着印有《valerian》漫画人物的黑色t恤,可见导演对于漫画的喜爱。

拍摄《星际特工》,是他酝酿了一辈子的梦想。10岁的时候,吕克·贝松的父亲送给他第一本漫画书,《星际特工》可以说是他的文化启蒙读物。在他以往所执导的影片里,多多少少都受到了《星际特工》漫画的影响,《第五元素》里体现得尤其明显。

《第五元素》中的双子星飞船大厅设计图

因为技术受限,想把《星际特工》漫画搬上大银幕的想法一直未能实现。如今技术成熟,吕克·贝松却在拍摄过程中失去了自己的父亲,片尾字幕“献给我的父亲”,是吕克·贝松对于父亲的感谢方式。

“我想通过这个行为告诉我的父亲,我并没有忘记他,而且我已经跟天堂里的父亲通了电话,他告诉我天堂里也有大银幕,他可以看到我的电影,我相信在天堂里是不用戴3d眼镜的,他会看到最好的3d版本。”

吕克·贝松工作照。

虽然灵感来自漫画,但影片中70%的外星人物都是再创作。据吕克·贝松介绍,为了在影片中表达无限的想象,他组建了2000人的创意团队,其中15人负责画作(3名华裔),经历了从漫画到电影分镜,再到视觉特效设计图,并完成镜头画面的制作过程。

吕克·贝松跟团队分享《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概念。

最终的视效呈现相当惊艳,也是该片获得一致好口碑的部分。

但对吕克·贝松而言,特效只是工具,“我更重要的任务是要进行故事叙述,去展开人物情节。《星际特工》是一部爱情故事片,讲的是男主角到底是否追到女主角的故事,特别甜蜜。”

影片集合了戴恩·德哈恩、伊桑·霍克、维密超模卡拉·迪瓦伊、歌手蕾哈娜、中国演员吴亦凡,甚至吕克·贝松还找来自己的外甥女创作并演唱了片尾曲。

吕克·贝松和两位主演合影。

导演也把外甥女带到中国宣传新片。

关于选角,吕克·贝松反驳质疑声:“我在选人方面没有问题,有自己的一套,娜塔莉·波特曼11岁时我发现了她。”

看过影片后,也许你会更加信任导演的选择。片中蕾哈娜的变妆秀让人印象深刻,由她饰演的舞女泡泡,需要在五分钟内变身10次风格迥异的制服女郎,通过变形获取信息来帮助韦勒瑞恩(戴恩·德哈恩饰演)完成任务。

蕾哈娜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灵魂舞者,先是风行20年代的亮片和爵士帽,后化身爵士舞者,转眼间又变成性感的猫女郎……正如吕克·贝松评价,“蕾哈娜在现场不是唱歌飙歌而已,是一个完全富有情感的真实的角色在里面”。

吴亦凡的表演也丝毫没有违和感,英文不错外,戏份本身也不太多。

而主演戴恩·德哈恩和卡拉·迪瓦尼这对俊男美女之间的化学反应,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

头条娱乐: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觉得可以拍《星际特工》了?

吕克·贝松:我想要表达的都在电影里,5岁的儿童和70岁的老人虽然看到的是同样的东西,但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法国人有句老话,“你在摇晃一颗大树的时候,一些成熟的果实会自然脱落下来。”

我们小时候比较天真,等我们成为了成年人,我们的想法会变多,甚至变得不好。我特别期待看一个孩子成长为成年人的过程,我拍这个电影是希望帮助大家唤醒孩童时代的回忆,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感受当孩子的感觉。希望大家能带着童心去看待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是治疗“成熟”罪恶的良药。我在电影里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就是人类和外星人能够和平、和谐地在一起共处,各个生物之间能够进行和平的沟通,分享知识和创意。外星人不是罪魁祸首,不是坏人,是非常友好的。这就是非常完美的世界。

《星际特工》里的珍珠人。剧照

头条娱乐:影片特效惊艳,也花了不少钱,你在拍摄中是否对特效的依赖越来越大?

吕克·贝松:影片预算是1.75亿美元,特效费用占到一半(不是网传2亿美元)。对我而言,特效只是工具,我更重要的任务还是要进行故事叙述,去展开人物情节。《星际特工》是一部爱情故事片,讲的是男主角到底是否追到女主角的故事,特别甜蜜。

现在的技术越来越发达,所以当今的导演非常幸运,因为唯一限制他们的只有想象力,而不是技术。技术只是一个辅助,让我们更好地去叙述故事,讲述人物之间的感情。

头条娱乐:有了强大的技术支持,拍摄过程中是否还有遇到其他困难。

吕克·贝松:难点在于,这是一部非常庞大的电影,展示了各种各样的外星生物,内容非常丰富。电影展示的是24小时的故事,我们花了7年来进行制作,一点一点去制作怎么样来保证整个人物、线条和情感表达的一致性和协调性,这是难点所在。

头条娱乐:演员方面,既有戴恩·德哈恩、伊桑·霍克,又有流行歌手蕾哈娜、中国演员吴亦凡,你的选角标准是什么?

吕克·贝松:这个人本身是什么样的不重要,有没有经验不重要,我只需要去寻找适合影片角色的演员。我不是循规蹈矩、遵循标准的人。

吕克·贝松和戴恩·德哈恩在《星际特工》片场。

头条娱乐:所以选择吴亦凡不是处于市场考虑?

吕克·贝松:很多人觉得我选择吴亦凡是处于市场的考虑,但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去相信我在选择演员的时候是看中了演员的才华。吴亦凡是很有才华的人,我很惊讶,中国的记者不相信中国演员被选中是因为他们具备才华,应该去相信和支持中国的演员是具备这样的实力。

每次问到类似的问题都好像受到了冒犯,就好像你跟你爱的女性进行约会,有人却问我你跟她约会是否是因为她有个很有钱的老爹。

头条娱乐:你说过“等了一辈子来拍这部电影”,目前对完成度是否满意?

吕克·贝松:对,我很满意,否则我现在就还在拍摄当中了。现在唯一的限制就是想象力了。对我来说,过去都是既定的事实,未来则是空白页,在空白页上写什么都可以,你可以重新定义很多事情的发生,可以充满希望,去期望这个社会变得更好,所以我希望去拍摄科幻电影。

头条娱乐:以后是否考虑再回归现实题材?

吕克·贝松:我不会因为观众想吃什么我就去喂什么,我是一名艺术家,我想做的就是表达我自己,我想去挑战自己的极限,去改变。如果只是顾及观众喜好的话,我可以就会一直在做“杀手”系列了(笑)。

大多数中国观众知道吕克·贝松是因为《这个杀手不太冷》。

一方面,作为艺术家来说,我要去创作,提出我的一些点子和方案;另一方面,就是人们的接受程度。比如拉斐尔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几个世纪之后会有中国的游客来到罗马去看他的作品,他只是表达他自己。艺术家是去奉献和创作,而观众有很多种,我不会因为观众的一个评论而影响到我。壶是用来存水的,但我们在上面设计一些花纹,就成为了一种艺术。我不想发明和创造一个只是去储水的瓶子,我想要去做一个艺术品。

年轻时的吕克·贝松在《第五元素》片场。

头条娱乐:很多外媒在报道中国电影《战狼2》时用了民族主义(nationalist)、宣传(propaganda)这样的词汇,你怎么看待中国电影目前的发展?

吕克·贝松:我特别重视和支持中国电影的发展(在戛纳做评委的时候,曾给过中国电影三个奖),还有法国电影,我希望看到电影的多样性,我不希望看到像好莱坞这样的,一种电影独霸天下的局面,我是反对的,这不有利于世界电影业正常的发展。


上一篇:孩子深度阅读能力的建设,并不会破坏愉快的阅读感受,经验分享!
下一篇:细节决定成败,科创板第二周到底发生了什么?